守卫剑阁之孟获流水帐

有血色

读书人爱刨根究底,好听一点叫研究学问,我也不例外。

当我看到小兵和韩德在那个小山坡上对峙,一动不动地,像一对遥遥相望的情人,从眼神泛滥着一股绵绵的情意。我心里非常好奇,究竟是什么样的东西能让他们彼此相吸,以至于能鼓起这么大的勇气在光天化日之下如此爱慕的相望。

许多天之后,我听说事实不是那么回事,而是该死的小兵偷了韩德的内裤,韩德放不下面子亲自追杀。

这也许只能算是一个版本,谁也无法再和当事人去证实,特别是在当事人已经成为一个死人的时候。

我靠在箭塔边上,环抱着双手,仰望天空,如哲人般思考。今天有很大的血色,照得我的脸红红的。云长去得早啊,要不然我愿意跟他拼一拼,不是青龙刀与斧头的较量,而是脸。

说到脸,有人说我猛地一看不怎么样,仔细一看还不如猛地一看,其实我觉得这样的POSE已经很帅了。但帅有什么用,最终很可能还会被卒吃掉。也有人说我长得很有创意,活着需要勇气。我靠着强大的勇气活了二十多年,还有什么能把我雷倒?

人不可貌相。没听说过吗,金玉其外,必定败絮其中,比如吕布吕奉先。人中吕布啊,有人形容他面如冠玉,剑眉入鬓,眼若朗星鼻似悬胆,唇薄而有棱角,一听就知道是俊男,未来准是一当鸭的好料。哪知他好好的鸭不当,当了董胖子的儿子,鸭的尊严都被他埋没了。

上帝关了你的门,定会给你开上一扇窗,我这窗便是学问。然而同僚们常常忽视我的窗,但身为读书人,我才懒得跟他们计较。

夜深人静地时候,我喜欢靠着城墙,点上一根烟,思考人生的哲理生命的意义,还有听听不远处的青楼,士兵们与JI女们谈人生和聊理想的声音,时高时低,绕梁三日,不胜欢畅。人生最美好的事情莫过于如此了。

Advertisements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