守卫剑阁之孟获流水帐–春天来了

春天来了

这片林很大,树很绿,风景很好,我蹲在树旁边
观赏着风景边拉屎。拉了一会我感觉这样好像有点不雅,我是一个读书人!于是又掏出一份报纸看。这是最新的评论报,剑阁唯一的官方报纸。看了一会,我觉得这
纸质挺好,于是折叠好了,用力地擦了几下。俗话说,人生自古谁无死,哪个拉屎不带纸?!

我神清气爽地回城。粥很好,清肠胃。一下子释放了三天的杂质,肚子空荡荡。我径自往关索家走去,噌点吃的。

关索是我的好朋友,长得跟我很像,不是说面貌,而是指气质。他只要在敌人大军前一站,那散发出来的气质如公共厕所里多日没清洗的尿池,敌军会接近一半的人当场头晕目眩,少部分人呕吐不已,大量马匹互相冲撞,阵形立马被冲乱。有人说,关索一人,能挡万军,这句话我很赞同。

其实我常常怀疑,以前张飞那小子在长板坡一站,曹军被立马被震住了,关索是不是也继承了张飞的这一特质?究竟他俩之间会不会有某种血浓于水的关系呢?做学问做到像我这样已经很难得了,总能穿透事物的表像看到本质,不愧是一个有学问的读书人。

接近关索家门口了,我屏住呼吸敲门。开门的是一个女人,娇小玲珑的样子,LOLI一样。我立马想象如果这副身躯投入我的怀抱任我肆虐的样子,很冲动,心里如小鹿乱撞。

不记得怎么从他家出来了,脑里甩不掉这么那个女人的影子,像烙印一样,为了转移注意力,我回家拿本书看。看了很久,不知道里面写了什么。关兴来找我,一看到我在看书就想拉我去青楼,我不想去。他说不去你看《玉女心经》做什么?!

我想抽他俩嘴巴,看到他背上的青龙刀后,我举起的手改抽了《玉女心经》两嘴巴,随手想扔出去,琢磨了一下还是小心翼翼地收了起来。

去便去?!谁怕谁?!谁也没有规定读书人不能
去青楼,我去青楼自然是为了跟那些卖身不卖艺的女人们谈谈人生聊聊理想,体验那种香汗淋漓的感觉。跟关兴一起在青楼里聊着聊着,我身前的女人似乎跟那个她
重叠了,瞧这身段,这容颜,这声音……那一刻,我突然诗兴大发,吟道:锄禾日当午,清明上河图……

谈了一整晚的人生,聊了一整晚的理想,很累,腰酸腿疼的。从青楼出来,外面的树很绿很绿,我知道,春天来了。
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