守卫剑阁之孟获流水帐—义女

义女


我跟关兴打听那个女人。要从关兴嘴里套出
话来很不容易,得动脑筋,他总认为在剑阁除了军师外,就他最聪明,时不时还要我出题考他。那天我问他:有没有听说过“大猪说有,小猪说没有”的故事?他想
了一下摇了摇头说没有。我又问他,那你知不知道一个“白痴说知道,傻瓜说不知道”的故事?他又思考了一会,说不知道。我当即给他的智商评价为“异于常
人”。他很高兴。我接着问他:假如关索家里藏了个女人,那她会是什么人?关兴眼里放光大声说,这个我知道,她叫花花。


哦,花花。很好,有诗曰:万花丛中过,片叶不沾身;牡丹花下死,做鬼也风流。

通过类似的问话,我得到了以下情报:花蔓,又叫花花,身高1.55,体重40kg,射手座,未婚。原出生于剑阁东边森林一户老猎人家里,由于本身能散发一种异香吸引动物前来,且箭术精准,被孔明发现并推举为蜀国箭营总教练。此次来箭阁主要来探望男朋友关索,与他并肩抗敌。

很棘手,搞半天原来她是关索的姘头,俗话
说,朋友妻,不欺,朋友会生气……不对,好像是朋友妻,不可欺。得好好想想怎么弄,暴力抢过来然后霸王硬上弓,显然不是我辈读书人的做法;让关兴把关索引
出来,我再借口去他家跟她谈人生聊理想,似乎也不妥;再要么,我天天爬在关索家的墙头上,专门等红杏,不可行,主要是他家墙太高,爬不上去……


郁闷了半天,跟军师发唠骚,抱怨说兄弟如手足,女人如衣服,想我这尊千手观音裸奔了几十年也没人管,怂恿军师帮我找件衣服。军师说像我这样的体型很难找到合适的衣服,不过可以假装已经有了小衣服,比如,收养个义女什么的。很中听,军师不愧为智者,一下子发现了我的企图。

在军师的安排下,花花成了我的干女儿,关索对此很不满,这样致使他从兄弟的位置一下子变成了干女婿。我安慰他说我们还是只管兄弟相称,跟花花没关系。其实最重要的是,万一有人听到长得跟一百多岁似的关索喊我岳父,他们不用像看怪物的眼神看我才怪呢。
Advertisements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