守卫剑阁之孟获流水帐—剑阁论贱

六、剑阁论贱

花花跟关索的关系已成既定的事实,一时间我也很难浑水摸鱼,况且水还没浑,鱼也很溜手。不急,急不得,俗话不是说:只要锄头好,没有挖不倒的墙角。

闲暇的时候我喜欢找军师交流心得,有关读书的,也有关武艺的,军师很看重我,因为在这个年代文武全才的人实在少之又少,尤其我是如此出类拔萃。

我问军师,听说人贱到一定程度便会人贱合一,人就是贱,贱就是人,俗称贱人,有这说法吗?

军师说,当然有,其实这讲的仅仅是第一层境界,贱的第二层境界是,手中无贱,心中有贱,虽赤手空拳也能以贱气伤人于百丈之外,端得非同小可。

我点点头,怪不得关索能以一挡百,敢情他已把贱修炼到第二层境界,以贱气伤人,果然厉害。于是我又问,那贱的最高境界是什么?

军师叹道,贱到最巅峰,就不再是贱人了,而是——贱圣。

我深以为然地附和,军师学问果然大啊,对于贱的认识如此之深,让人钦佩!同时我不禁怀疑,是不是军师经历过某个境界,要不然怎会如此有感触?由王朗的“撑死”到安排花花成为我的义女,莫非军师已经超载了贱人的地步,开始向贱圣迈进?

怀疑归怀疑,并不妨碍军师成为我辈读书人的偶像。军师目前的似贱非贱、不如不贱、与其贱己、不如贱人的境界,已可以令全剑阁的人膜拜了。

出来的时候遇见关兴,又拉着我让我出题考他。我说,今天不考文化题了,你的智商已经异于常人了,这次考考你的剑法吧,你先舞一套剑术我看看。

关兴扔下青龙刀,随手抓起一把玄铁剑舞了起来,中间夹杂着风声雨声口水声,剑术里面包含了佛山无影脚和九阴白骨爪,哦,还有虎鹤双拳——因为他不小心把剑舞飞了,便打起了双拳,很有迷踪拳的味道。

一套拳完毕,关兴满头大汗满怀期许地看着我。我点点头,一脸地敬仰,佩服地说,光看你舞剑,就知道你早已达到了人就是贱、贱就是人、人贱合一的境界,想必……你已经是贱人了吧?

关兴非常高兴,说,没错!我已经是贱人了!

Advertisements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