多少人喜欢聪明人

多少人喜欢聪明人?

 

   
这是个古怪的问题。要回答它,首先要搞清楚什么是聪明人?可大致说成:学习、理解东西快,对人和事物的现状及将来走势判断正确的次数明显地多于其他人的
人。有人可能奇怪:哪个人不喜欢聪明人呢?问题恐怕不是这样直截了当的。有人可能更纳闷:难道不是所有的父母都喜欢聪明的孩子吗?难道不是教师都喜欢聪明
的学生吗?即使对这一类问题做出肯定的回答,也无法说明多数人喜欢聪明人。

这是何意?

   
有人会论证说,如果远道而来的一个聪明人,大家不都是愿意和他(她)打招呼,聊聊天,时机合适时还会拍拍他(她)肩膀,以示友好,甚至照上几张照片留念吗?而对愚蠢的人的态度则相反吗?

问题不是这样看的

   
何为喜欢聪明人?和他(她)在一起学习、工作,对他(她)的聪明从内心高兴。对他提出的许多建议热烈欢迎。若你是他(她)的上司,会给他(她)可能的机会
发挥其才能,并给他(她)可能好的待遇。若你是他(她)的下级,会极力帮助他(她),为他(她)的成就而高兴。并帮助他(她)达到合理的目的。

   
这就是我们说一个人喜欢聪明人的大致意思。明白了这一点,我们可以说:很多的人都不是真正地喜欢聪明人,更多的时候,喜欢的是不太聪明的人,甚至是愚蠢的人。这种现像在聪明人、不太聪明的人及愚蠢的人群中,应是一样的,至于比例大小,我没作过抽样调查,不好猜。

此话怎解?

   
第一条,聪明的人一般都不太好管理。这是罗素说的,在哪本书中说的,没时间去查。若聪明人是你的上司,他的许多新奇的点子会令你不太舒服;若为你的下级,
他许多时候的举止会不被你理解,他对你的不满会比愚蠢人多的多,因为你的许多愚笨的地方,他一眼就看出来了;而对愚蠢的部下,则没有此危险。聪明的人能看
出问题的关键所在,而愚蠢的人不能。聪明人一般有个倾向,不善于循规蹈矩,所以不好管理。这是聪明人不受欢迎的重要原因。你若组织一个旅游团去外地旅游或
露营,你就会知道,聪明人麻烦事比较多。

   
第二条,聪明人的出现及其举动通常显现了他周围人的愚蠢。其他的人岂能喜欢这搅群之马?人类的许多活动都不太需要聪明人的智慧,仅需要愚蠢人的愚蠢就应付
了,最多是不太聪明人的小聪明就够了。这个应包括所谓神圣的科学研究中的大部分工作。我这样说,许多科学家们可能抗议。记住:我说的这些是不包括你的那份
工作的。这一点就使的许多“老板”只喜欢蠢人。我观察过许多老板。他们在了解到部下的特点后,聪明人基本都走路;不足够愚蠢的人他是一律不要的。

   
有人在工作中被人另眼相看,马上就断定这是种族歧视。问题不一定是那样的。他连本民族的聪明人都不喜欢,又如何喜欢你?其实,满脑子种族歧视观念的人大都是极其愚蠢的人,所以他只好搬出种族这个帽子来给自己戴上,壮壮自己的自信心罢了。

    
这种现象,在某种程度上讲,包括了自认为自己的智力高人一等的研究生院里的状况,但在表现的形式上,略有不同。罗素说过,他不喜欢和维特根斯坦呆在一起,
因为维特根斯坦经常使罗素在众面前显得像傻瓜。尽管有的人说维是二十世纪最伟大的哲学家,但他的地位应不会超过罗素。罗素为何要这样想呢?我猜想,大概是
维特根斯坦在众人面前表现的较机灵些(就是现代测试什么智商一类的方面),又很倔。他当年的英语水平不够讨论哲学问题,罗素要和他讲德语,他楞拒绝。这是
头犟骡子。罗素属于那种细细地思考,在人面前反应不如维特根斯坦快的那类人。罗素说:“我的德国工程师(指维特根斯坦——笔者注)是个傻瓜。他认为没有经
验的东西是可知的。”
“我的德国工程师最爱争论,令人厌烦。”

   
维特根斯坦后来很绝望地说,没有人真正明白他的哲学,很明显,他认为罗素也无法理解他。

   
有一次,罗素、维特根斯坦和波普三人在一起讨论这哲学问题,后来吵了起来。民间的一个版本演绎成,一个人用棍子打了另两个人,后扬长而去。

   
贾谊可是因为太聪明而遭难被贬的。后来,汉文帝诏他去长安,认为自己的智力可能超过了他。但一聊天,发现还是差得远了。当即决定绝不让他回京。这就是所谓“不问苍生问鬼神”的来由。当他被发配到当时荒蛮地长沙后,又太“愚蠢”,以致于短寿。

   
小说《曾在天涯》里的男主人公就是因为妻子太聪明(或是太精明)了,而和她离婚的。那个男主人公一再声称他喜欢小鸟依人的女性,那就是没多少自己的见解,
会卖乖且不太聪明的女人。如果那位妻子的原型,看到我的这篇短文,她一定同意我的这个说法。有的女性恨恨地说:“我那样聪明,他为什么不喜欢我?”这是典
型的用想当然的前提,推出的荒谬结论。其实正是她的聪明而被某些人所不喜欢。有的先生们可能大叫冤枉。人性就像破碎的火成岩,有多少个面(faces)是
很难说清楚的。我这里说的仅是一个侧面。

   
有人说这是个别的例子。我就是因为聪明才被老板要去的。若你的存在及聪明威胁到他自己(在某些地方,这种情况部分地已被从制度上消除了)或另一些貌似显赫
的大人物的地位时,他是否会继续喜欢你是要大打折扣的。就是对某些得过什么大奖的大人物,若你的工作主要是削弱或降低了他当年成就的价值(仅在历史意义上
而言,也就是说,你的工作不会影响到他的地位和工资,仅会影响他的成就在历史上的评价),那时再看看他是否还如往常一样喜欢你。若是,那你遇到了一个难得
的圣人。

    
在普通的环境中更是这样的。古代的“女子无才便是德”,其中的“才”是很容易和“聪明”相互转换的,在某种意义上说。在大观园中,林黛玉是太聪明了,许多
人(包括丫环)都不太喜欢她。而薛宝钗知道何时应显示自己不太聪明的样子,这使得喜欢她的人真不少。连看见她就不舒服的林黛玉后来都有点喜欢她,条件自然
是薛别太靠近宝玉就行。那位刘姥姥,可是到处冒傻气,引得众人有在天俯瞰众生的那样心态而有几分“喜欢”她了。

    
其实,人们喜欢聪明人,只是喜欢和自己利益无什么冲突的、遥远的、抽象的一个符号——“聪明人”。我喜欢聪明人,我还不是聪明人?人们通常这样设想的,尽管这个逻辑明显地不成立。

   
人们对周围的人,通常是仅喜欢智力不如自己的、但会圆滑地对待自己的人。当然,在许多场合下,仅靠圆滑是无法去掉别人不喜欢你的根本原因的——你比他聪明。若你看到了愚蠢的人得到了提升,而你没有,请不要生气!

     
明白了这一点,对于古往今来的许多聪明人何以命运悲惨、一生极其痛苦的原因所在就大概清楚了。有人调侃说:“就是因为他们太聪明了,所以才显得愚蠢。”这聪明和愚蠢的内涵是不是有点诡异?你只要把一个人的内在存在和外在表现二者区分开来就不迷惑了。

    
若你在工作中,被人不喜欢,你是否该想一想,是不是你太聪明了?触动了什么人的敏感神经?所以,人有时必须显示出某种傻气。郑板桥的“难得糊涂”,大概就是要在适当的时候,冒一定的傻气。当然,傻气怎样冒,这是有讲究的,需要一定的聪明。有趣吗?

    
若你在工作环境中,后来的人,其资历不如你,甚至他毕业的学校没你的有名声,还可能长相不如你,但他靠聪明,三下五除二而超过了你。他提升的比你快,得到的比你多。有时还成为了你的上司。他能想到的点子,你很少能想到。那时,你在内心里说——不是show
off
:那小子,真聪明,比我好多了。我真是喜欢他。

   
若那样的话,你才可算是真正喜欢聪明人。
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